琅琊榜2之风起长林 8

主演:黄晓明  佟丽娅  刘昊然  张慧雯  梅婷  张博  郭京飞  毕彦君  孙淳  

导演:孔笙  李雪  

别名:

类型:国产剧 古装  剧情   内地 2017

猜你喜欢

琅琊榜2之风起长林相关影评

抱歉过了这么久才来更新,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

从老王爷之死继续往下截吧,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

面对太医和黎老堂主的无力回天,二公子早就哭的眼眶红肿,此刻强忍着情绪安慰躺在床上气若游丝的父亲。

父王,平旌在呢。

此刻空空荡荡的长林王府,只有这两父子坐在廊前,安静的叙话。服饰一深一浅,相互呼应,倒也干净。

本以为会是两个儿子能够在自己死后有个照应的长林王,怀揣着对小儿子的愧疚和心酸,努力安抚着这个生性张扬却极重情义的小子。希望他能明白,父兄的苦心和期待绝不是要他背负一切,而是希望他活出自己的人生。

所以老王爷明知道儿子遇到的困难可能会赔上整个长林王府和长林军,也并不打算替儿子解释或者开脱了。一方面,朝堂制衡老王爷是不反对的,长林军一方做大一定会树大招风这对新君绝不是好事,另一方面,二十万皇属军已灭,北境能得十年安稳,长林军此时可以安心身退,责任已履。

长林二字,已经束缚了一个儿子,不该再束缚另一个儿子了。

首辅大人一直在想如何制衡长林王府,如何平衡朝堂局势,如何小心应对以为手握兵权又握有赫赫战功的将军。可老王爷从未有过做权臣之想,长林王一生追求不过是边境安定家国安稳。师从梅长苏,怎么会不懂朝堂制衡。只是为了履行责任罢了,如今北境局势已稳,不再需要长林军了,那么何必使得新君幼主不安,何必用一个虚名困住生性逍遥的儿子呢。

从今以后护持长嫂幼侄,不必执念。

二公子当然明白父王所想,所以对于长林改制军权被夺无一丝反抗,只想扶灵北上远离朝堂。

为家国浴血奋战,战功赫赫却被人算计受人提防,那边算了,又何必恋恋不舍。

长林府无一人恋栈权位。

寒心,有时候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二公子想明白了父王为何不作为,想明白了大哥为何放弃机会救了自己,想明白了发生在帝都金陵的一切,也想明白了自己一年多来的意义。终于放下了,也终于重新像个孩子一样倒在林奚怀里痛声大哭。

父兄离世,长林被裁,如今连从小到大居住的王府也不得不离开了。不过一两年间,这一回首怎么就仿佛已过了百年呢。

人生就是这样,有离开就有到来。上一秒老王爷的离世还逼得我们眼泪直掉,下一秒,一个活泼鲜活的策儿就出现在眼前。

------------------------------------------------------------------31-36更新-----------------------------------------------------------------

先放两张父子挂念图

一个在边境挂念老父是否安好,另一个隐下自己病情不给小儿子增加压力。老王爷对小儿是既了解又心疼。大哥不在了,陛下去世,老王爷若再有什么,平旌要如何承受。所以不能告诉他。

就算是为了平旌,也要多撑些日子啊老王爷。

有一个细节要给剧组打call。

很多影视情节中,主人公经历劫难性情大变时往往会在服饰上有所体现,颜色加深,妆容加重,给观众一种变了一个人的感觉。

实际上,服饰未变妆容未改却物是人非才真正最是心痛。明明还是那件衣服,明明还是那个长林府,可是二公子却不是以前那个二公子了。眼前这个穿着旧时衣服的少年,敛去了一身的锐气和飞扬,只余下强自支撑的沉稳和安静,陌生的很。也正是这一丝陌生,才勾动我们的心疼,不敢细想。

冥冥中二公子和林奚这断不了的情缘扯动着他们。

访医求药,有点事情做总能暂时把他放到一边吧,虽然看山看水总也逃不过一情相思,但是心境总也还算平稳。兴许一抬头,心上人就在眼前呢。

可惜大哥的死始终是横在两人心里的刺。不知二公子什么时候才能明白,珍惜眼前人呢。

二公子当然明白,只是做不到。

语调轻松,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装给自己,也装给心爱之人。

可就在这一回眸看向她的时候,却还是忍不住逃避了。

这眼神里,有冷漠,有克制,有阴郁,也有...无措。

历练了一年的二公子,如今也学会了如何克制自己和统御部下,一个眼神就能激出小鲁将军的求生欲。

这个糖还真是猝不及防。

如今的二公子,面对生离死别,也不再像个手足无措的小孩子了,立时就能调整心态,做出最合理的选择。想要将谍探带回大梁的那一刻心软,和被部下用性命换回生路的悲伤,也只在这一个奔跑中就缓和了过来。

只是...不能提到大哥。

强装镇定和故作从容都没有用,一眼就被看穿了。

他表面上装出来的大大咧咧,从来就没有人相信。连父王也知道他心细又敏感,所以写封信也宁可慢慢来,大战在即,决不能让小儿子为他担心。

终是免不了这一场冲突了。

二公子身上的长林风骨,淋漓尽致的提现了出来,丝毫未给父兄丢脸。

大胜而归,二公子清楚地知道自己会面对什么。面对荀白水如同当日的世子一样,无一丝弱态流露。杀伐决断的少年将军,上阵杀敌毫不畏惧,面对政敌强权气势不输,排兵布阵摊取敌情更是当仁不让,就连抗旨出军都敢放话一人承担。

可是回到家面对父王时,却还是忍不住,委屈了。

明明是打了胜仗却要面临抗旨的后果甚至给家族带来麻烦,即便父王安慰“父兄以你为傲”,也忍不住让这位接连遭遇劫难的少年将军绷不住眼泪。面对亲人,总算不用再伪装了。

少年啊,你可知,你这老父的轻松和淡定也是强装出来的?你们还真是父子,这内敛不放的情绪一模一样,都不愿让对方看到自己的难过和脆弱。

看客的唏嘘和无奈,被世子妃一句话戳中了心中的痛点。

这金陵城,什么时候讲过理啊。

举剑的世子妃,真是巾帼飒爽,毫不让男儿。

从前是大哥牵着弟弟的手,如今是父王牵着儿子的手。在他们眼里,打败二十万皇属大军的堂堂三品怀化将军,在家里也不过是一个需要人支持和陪伴的小孩子罢了。

一父一子一仆,这萧瑟的长林王府不知会面临什么样的结局。

什么都好,反正是父子一起面对,他们站在一起,就什么都不怕。

朝堂之上,赫赫两代长林掌令人面对巍巍皇权,据理力争。对朝堂幼主,谆谆教诲。

幼主心中又怎么没有一丝触动?

只是事情已然如此,再怎么疼爱弟弟的二公子,恐怕心里也种下了一根刺了吧。

终于,萧庭生撑不住了,倒在了儿子的怀里。这一刻,荀白水,皇帝,元启朝臣都会作何感受?

已经没人关心了。此刻我们只关心这个支撑大梁朝堂的长林王,还能支撑多久。

无论此时派来多少太医,无论小皇帝是否后悔下出那一道旨令,无论此事会如何收尾,都不再重要了。唯一重要的是老王爷已经时日无多了。大哥不在了,宠爱他的叔父先帝也走了,如今老父也即将离他而去,以后可该怎么办呢?

只留下茫然的二公子独自一人失魂落魄。

-------------------------------------------------------------25-30集更新-------------------------------------------------------------

做好了一周的心理准备,也扛不住大哥下线彻底哭崩。

来吧。大哥终于来到濮阳上师这里,终于开始正面交锋。上师不断试探大哥是否愿意为了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弟弟放弃自己的性命。濮阳缨幼年被师父和母亲抛弃丝毫不相信亲情和爱,可是他也似乎也没有太强烈的恨意,而是好整以暇的旁观这时间的千百种情义。这才是真正被伤透了心的一个人啊。若非毫无顾恋怎会连一丝恨意也无?要知道所有的恨终归是来源于得不到回应的炽热的爱啊。

可是大哥用一个坚定又决绝的眼神回答了他。

明知前路艰难险阻已无生路,可伸出去的手却丝毫没有犹豫。可是你想过没有,你的决绝也许换来的不仅是弟弟的性命,还有父王的遗憾,小雪的痛苦,和平旌一辈子的愧疚。

所以世子妃才会如此生气。

(你可还当我是妻子?你可还顾念到我?你对我...连一丝信任也无?)

(你怎么知道,我就一定会阻止你救弟弟呢。)

(可是,我就是会。)

明明有可以两全的解法,可是边境战事却把两兄弟之间的二难选择变成了父王,大哥和弟弟之间的三难选择。世子能怎么办呢?弟弟他舍不得,父王他也舍不得,家国的安危更是不能放下。长林府所有的一切一直都是大哥在抗。如今面临这样的境地,求你,别丢下我,别丢下我们,可以么。

可是以后呢?

不论是放弃了父王还是弟弟,世子要面临的是陷入越来越深的愧疚和自责,直至被这巨大的深渊吞没。

(我对得起父王,对的起弟弟,也对得起这家国天下,可是,唯独对不起你。)

决定一旦做了,反倒轻松。只是,世子太了解二公子,所以既然能够顺理成章的死在战场,又何必让弟弟心怀愧疚的过一生呢。

既然夫君做了决定,世子妃自然尊重维护。不为别的,只因那是平章哥哥呀。哪怕这决定是保护了所有人唯独抛弃了她。

鸳盟缔结,便是我夫妇同心。

于是,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孤独背负所有压力的世子,冲破了重重包围,总算替父王解了围。几个月怀抱必死的心志来打这一仗,怎会不赢?终于倒在了父王面前,大哥终于再也撑不住了。孤独的大哥,身侧只剩了这一匹马陪他躺在这漫天黄土中。

既为长林之子,战死沙场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几十年前,也有这样一位怀揣死志的青年,也是同样的将门之子,也是在同样的北境,打赢了这最后一仗。也许,他们的心境会很相似吧。总算在绝路中看到了一丝光明却又不得不亲手将这光明撕得粉碎。家人,爱人,甚至生命,在家国安定面前,都可以毫不犹豫的放弃。

海清河晏。海晏,你还真是知道怎么剜人心最疼。

你让老王爷如何承受。他心尖子上的肉被活活剜了去了啊。

没有血缘的兄弟也会有心灵感应么?上一次二公子做噩梦,是大哥在甘州出事。

东青,你哭什么,你哭什么?!

你们为什么都不说话,床上躺着的是谁,为什么父王会坐在床前?

大哥!

死亡就是一件迅速发生又迅速流走的事情。折磨的永远是活人,尤其是知道了大哥真正死因的活人。

老王爷常年征战在外,连亲生儿子也是老来得子,想必是没有太多时间呆在家里能陪伴妻儿的。二公子应该从小也不常常见到父亲,更多的还是和大哥和母亲待在一起,母亲又早逝,所以最亲近的人应该就是大哥了。

老王爷也不必说,平掌是心尖子连皇帝陛下都知道,对这个处处自制稳重妥帖的大儿子远远比对自己的亲生的小儿子还要疼爱。

世子妃更不必说,夫君几乎就是她的一切支柱。世子妃并不聪慧,所以妥帖周全的世子几乎事事她的主心骨。

如今,世子为了二公子而死,叫平旌怎么去面对父王和大嫂呢,又叫他怎么去面对自己?

还能怎么办,也许离开就是最好的办法。

大哥不在了,长林王府的重担自然就落在了二公子身上。远离这一切也许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小孩子心性的二公子,总觉得躲开就能解决问题。

萧庭生这一生真是不易,生于掖幽庭,长于北境战场,到了晚年依然逃不过丧子之痛,甚至小儿子也即将离开。身为长林王,既承袭了祁王的风骨,又怎能逃避呢?二公子可以逃,可他不能。

可也谢谢父王,给了二公子历练的机会,也给了二公子舔舐伤口的时间。

去吧少年,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也仍是少年。更何况,我们都知道你不会离开那么久。

下次再见,就是威风赫赫的少年将军了吧。

这样的二公子,终于让父王提起来就一脸骄傲。

也终于是躲不开去了,无论怎样,父子这相见总是躲不了的。可这一抬头,就是满眼的泪水。

二公子,你哭什么。

当然是因为不知道该怎样面对父王。大哥的死大概是他以后永远都过不去的坎儿了吧。

以前父王骂平旌,平旌会委屈会不服气会心里不开心甚至偶尔顶嘴,没关系,总有大哥从中调停。大哥最知道怎么哄他。如今父子三人的关系以世子惨烈的死亡彻底改变,父王以后再生气可怎么办呢。

可就在这一敛首之间,二公子恭敬的用一双递筷子的手找到了新的相处方式。不再顶嘴,甚至都不再直视回去,低头默默的承受了一切。

老王爷归根到底是心疼儿子的,也是最了解儿子的,不论这儿子是不是亲生,够不够懂事。

他明白小儿子需要时间去缓和心境,也理解二公子从跳脱转变成沉稳所承受的压力。所以他尽力去缓和气氛,试图将小儿子身上的活泼能拉回来一点。

二公子努力让自己活成大哥的样子,父王也开始用对待大哥的方式对待他。

二公子开始理解父王的担忧,担起了长林之子的责任,也接受了父王和大哥的信任。

所以他的压力就更大了许多。

可是,我将门之府不就应该这样么。

老王爷终归是不忍他这样死气沉沉的接受大哥的担子,所以也去掉了他身上的银锁和那最后一点心结。

(你要活出自己的人生,不是父王执念和大哥期待下的一个毫无生气的第二个萧平章。)

平旌自然明白父王的用心,才会感动到眼泪止不住的掉。也才会在小侄子面前露出了那久违了的飞扬少年的笑脸。

可大嫂一句“你好还么”,还是忍不住沉默地摇了摇头。

大嫂自然明白症结在哪里。只是一提到大哥,二公子的眼中就蕴满了泪水。

大哥在二公子心里永远都会保有一个很重要的位置。虽然大哥已逝,但是长林世子的封号和长林军副帅的位置,都只能属于大哥。

束起了头发的二公子,待人接物如大哥当年一般妥帖稳重,懂分寸守规矩。挂念垂垂老矣的老父安抚陛下这个幼弟,一如当年的萧平章。只是这个认真看军报的人,为何有点陌生?

那个活泼灵动飞扬跳脱,还有点孩子心性的小小少年,仅一年功夫,怎么就变成了成熟稳重,掌令二十万长林军的怀化将军了呢。这看不见的背后,谁又知道他承受了多少压力和痛苦,抗住了多少才没被内疚吞噬。大哥都不敢面对的以后,被他十成十的吞了下来。学着治军,学着处事,学习大哥的一切,连看军报的神情都像极了大哥。看着这个内敛沉重的少年,熟悉又陌生,却是骄傲也心疼。

想他成长。

却不忍他浴火重生。

【对不起,这周没什么温暖细节,都是泪点。坐在电脑前的我,一边敲着键盘,一边掉着眼泪,努力找着那些亲人之间的理解和爱。可我想,正是这些撕心裂肺,才证明了爱的伟大和厚重吧。

【下周继续。另外考虑是不是该换个题目,毕竟以后两兄弟同框不会再出现了,可能之后会文不对题。

-----------------------------------------------------------------19-24集更新--------------------------------------------------------------

这里首先夸一夸荀大统领,父兄均不在府中,难免行二公子为失当。荀大哥并没有通报皇后二公子闯宫,而是讲清楚原因,教导平旌赶紧离开。二公子无意中向皇上求情得罪皇后,荀大哥也是立刻就猜到并且顶了下来护住了二公子。这里大统领并没有像法海一样坚持法度和规则,而是含了私心的,希望长林王府不会被二公子的失当之处拖累。心中有所偏向,可还算作持身公正?算。因为他心里清楚二公子闯宫并没有威胁皇权的意思,只是小孩子做事分寸不如常年沉浮宦海的老手游刃有余。不解人心不懂政治绝不是什么过错,甚至还是一种可贵的特质。

常年生活在父兄保护之下,心思单纯的二公子不仅是长林王府的团宠,在荀大哥这里也是个莽撞又有点可爱的弟弟。好像大统领更应该偏向荀家?并没有。甚至,也没有偏向长林王府。他心中自有标准和是非,不会因为亲情而遮挡良知和原则,也乐于成全一个孩子的单纯和干净。这样的荀飞盏,更可爱也更有人情味儿。

接连做错事情的二公子,并不是不知好歹的无知少年。荀大哥讲明了道理,明白了自己做事冲动欠考虑的地方,回到家里就开始翻书学习,体会大哥处理问题的心态和角度,以期将来能成为父兄的臂膀。从这一点看,虽然二公子志向不在朝野,但为了承担长林王府的责任,也为了能够帮衬父兄,是肯放下江湖回到世俗的。亲情和责任,在二公子心中,远比自己的心之所向重要的多。

画面切回父王和大哥这里。长林王自有其凝重和气场,身后跟着世子表情同样的严肃。明明是带养子来看看亲生父亲,可是自始至终,萧平章没有一句话开口认父。一个简单的“他”字,替代了这消失二十年的父子关系。老王爷倒是一口一个“你父亲”,娓娓道来与自己兄弟的过往与回忆。

可是世子就是世子,世子也只能是世子,长林王府的世子。明白这是生父的坟茔就立刻走过去跪了下来,可是回过头仍口称父王,丝毫不提自己对生父的感情和期盼。最终也只剩下了这满眼的欲哭无泪和不敢触碰坟茔的发抖的双手。

萧庭生自幼生长于掖幽庭,看尽世间冷暖,自然希望儿子们能不受苦楚远离伤悲。小儿子不受拘束基本上是萧庭生刻意为之,既然心性跳脱,就让他远离朝堂去琅琊山找蔺晨纵情山水。大儿子沉稳内敛就立为世子托付大任。小儿子顽皮就时时敲打,大儿子处处完美,却反而担心他太过自制受其所制,所以时常安抚,温言软语从不苛责。

老王爷心里非常清楚此刻长子的痛苦和无助。从来都是神情严肃不善表达感情的长林王,立刻一把抱住了儿子,给他最坚实的臂膀和力量。

所以萧平章对君上是忠诚可靠的臣子,对妻子是处处体贴的丈夫,对弟弟是无微不至的大哥,可是只有在父亲这里,才真正是一个可以尽情释放情绪痛快哭出来的孩子。

回过头来,仍然是给弟弟底气闹向首辅大人的长林世子。这一幕真心让人看的过瘾,兄弟联手,一礼一兵地大闹内阁首辅,痛快,过瘾!

可是你以为荀白水真的是黑白不分的畏缩鼠辈?

瘟疫来袭,果断封城。既封死了金陵城中剩余的子民,也封死了包括太子在内荀家满门的性命和名声。朝堂上立场不同而产生的私心,绝不会影响到国家的前途和自己身上的责任。为了大半锦绣河山能有一息尚存之地,放弃了一切偏见和怀疑来寻求长林府的帮助。这两句“谢世子”,让我们看到了荀白水自有一股担当。

从第一集到现在,这是我第一次控制不住落泪。

为荀白水,也为他胸中和丘壑和风骨。

(谢世子,谢世子肯来助我,谢世子放下心中嫌隙,谢世子理解我为国家的决心)

瘟疫平息,两兄弟又来到东宫看望太子,这一次,二公子再没有不分轻重的跑上去保住太子,而且先征询了大哥的意见,得到应允,才欢快的跑向太子床边。

这掀帘子的笑容,干净又明亮,还是那个少年啊。可是好像又没那么单纯了,这一次二公子口称太子殿下而非直呼乳名,开始学会有分寸的做事了。

所以一旁的大哥脸上藏不住笑意和高兴。

说他不再单纯,可又似乎还是单纯。在家里最受宠爱最受照顾的二公子,其实自己也才是个孩子呢,可是在更小的弟弟这里,已经开始有做哥哥的样子了,也开始学会向大哥一样照顾别人了。

终于腾出手要考教弟弟的功课了,不过二公子轻轻一挑眉,显然是准备做足毫不担心。甚至还带了一点得意。一点点小心思都挂在脸上的二公子,保持了这最后的清澈和明媚。

弟弟有一点点不舒服就担心忧虑的兄长,真希望他能陪我们到最后。

时时刻刻都宠着平旌,身体不舒服连礼也不让行了,一脸笑意和温柔催他快回去睡觉。

他们丝毫没有意识到这可能是兄弟之间的最后一次对视。

平旌出事,大哥立刻想到林奚,这可是平旌啊,你怎么能不说话。

这句话里,我听出了一丝心疼的味道。

这样宝贝的弟弟,怎么能容许他有事呢。纵然前路艰险,也不能让这个弟弟就这样去见母亲啊。他从小就强壮皮实,被困山林两个月也什么事都没有,怎么会就这么倒下了呢。

大哥此时表情如常,讲述着过去种种小事,仿佛不经意的唠着闲话在安抚揪心的妻子。

眼神却坚定又决绝。

可是,你以为你在想什么我们猜不出来么。

【关于更新:

我不知道下周的剧情是不是还能有让我更新的东西,但是我应该会坚持写下去的。这是我第一次认真截图写剧评。我不想辜负自己,也不想辜负看这个长评的小伙伴们。记不清上一次被一个故事吸引到如痴如醉是什么时候,记忆中有五六年没有摸过实体书也没有好好的看完一部电影或剧。《琅琊榜1》出来的时候我完全不相信评论没赶上追剧,等到几个月之后才找了个周末一口气看完。痛快,却无法消化。感谢山影给了我第二次机会,让我有机会像一个无脑小粉丝一样好好的追完一部电视剧。我会珍惜。

后面更新的内容大概无法限于两兄弟之间了,但是我保证会围绕爱。父子,夫妻,朋友。都是爱。

毕竟爱才是我们生活的中心啊。

钠钠于2018/1/5

-----------------------------------------------------------------更新13-18集---------------------------------------------------------------

【豆瓣长评现在有点毛病,图片顺序不能更改了,大家凑合着看吧,每周更新都在最上面,然后依次是上一周,上上一周。。。。】

13集预告中,弟弟心里难受躲到了林奚的药房,哥哥从容来接。这一小段的情节中,哥哥温柔的安抚弟弟,面对弟弟的不自在和些许害怕,表明自己并没有生气,安慰说一切都不会变,然后一把牵过弟弟的手,回家。教主这一段真是把一个呵护幼弟的大哥表现的淋漓尽致。那一瞬间,我真的希望故事不要进行的那么快。

13集开头,平旌知道大哥没有孩子是因为周管家偏袒自己而心中内疚,垂头丧气的躲在林奚这里。此时的二公子,没有了往日的轻快和笑容,也不再调笑林奚小姐姐,迷茫又沮丧的躲在柱子后面,避开了大嫂也避开了回家的机会。

舞剑这一段最喜欢的两个画面。二公子举剑坚定眼神却又茫然,醉酒后的情绪爆发却始终没有如市井莽夫一般发脾气或者摔东西,连舞剑也是游刃有余的控制力度,除了一截竹枝外并没有破坏林奚这里的其他东西。借宿在别人家里,显然是要拿捏了分寸尺度的,情绪发泄仍然在极力控制自己,世家公子当是如此。

二公子这一笑不知道抓住了多少人了心。头发已被汗水打湿,眼神变得更加迷茫,一边舞剑,一边念着曹植的《蝉赋》,连发泄都不失水准。这显然是琅琊阁和长林府两方教养的结果。琅琊阁超然出世,长林府礼教严谨。这样环境下成长的二公子怎么会不招人喜欢呢?

特别心水这一幕,平旌此刻心情已经平复很多,也有心思与林奚开开玩笑,浑然不知大哥站在身后目睹了一切。微博有评论说这一段很像是被抓到早恋,笑死了。

大哥也从周管家的事件中恢复过来来接弟弟回家。不得不承认,长林世子的气度和气势真不是一般人能盖得住的。自己非父母亲生,恬占了世子的位置,被从小看大亲如家人的管家坑害至此全因弟弟才是亲生。虽然平旌无辜,可是心里怎会没有一点感受?无奈和悲怒全然被对弟弟的爱吞噬的毫无踪影。不管心情多复杂,最终两日不归家的弟弟才是重中之重,甚至都不用找寻,轻而易举的就猜到平旌会躲在林奚这里。家人之间的理解,了解在这一段里被处理的极好。

话说了一半才反应过来是大哥来了,立刻起身却又一脸茫然。不确定大哥会不会生自己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这样安静的看着大哥。这样的二公子,心思单纯,眼神清澈,确是个乖巧懂事的弟弟。

果然大哥一开口就是教训人,二公子此刻立刻低下了头。在礼制严谨家规甚严的长林府,外宿一夜都要央求大哥帮忙打掩护,两日不归家确实不是小事。一直住在年轻未婚的林姑娘的医馆里,不仅打扰也与人名声有碍。大哥说的都对,当然该低头乖乖认错。

可是这些事都不如“大哥到底生不生我气”重要。有点不敢直视大哥却又想从大哥眼睛中探查出点什么的样子,真是让人心疼。你可曾见过这样小心翼翼的二公子?

大哥以一个温暖和煦的笑容解答了这一切。

然后是经典的摸脸杀。

最终还是牵起了弟弟的手,把一有心事就躲起来的幼弟带回家。此刻的世子,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无微不至温暖可靠的大哥。终于放下心来的二公子有点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林奚,也许该打个招呼再走?可是又被大哥牵着不太敢甩脱?不知道此刻的二公子心里在想些什么。

回到家里,心绪都已平稳的兄弟俩终于恢复了放松的常态,世子也有了心思逗弄平旌,带着微笑的轻轻一句揶揄,让刚放松的弟弟又紧张起来,真是让人忍俊不禁。

果不其然,老狐狸的父王在背后已经知道了一切。

这一幕是两兄弟在商量墨淄候的事情,世子一脸忧虑,二公子看向兄长。显然两兄弟之间一直是以哥哥为主导的,对于兄长的信任和依赖,几乎已经成为习惯。只是不知等到这习惯被打破的一天,二公子会以怎样的方式成长...

两个背影。大哥的背影厚重又可靠,幼弟的背景顽皮也瘦弱。

一心想要历练弟弟的世子,不断交代些不太重要的事情给平旌去做,也时不时听一听平旌对于局势的分析和见解。这一切显然是存在目的的,二公子显然也猜到几分兄长的心思,却又不想涉足朝堂。于是在大哥伤好以后,一有机会就躲开这些朝局琐事。趁着哥哥在专心看书一溜烟就跑了,真真是小孩子心性。

大哥气到鼻子冒烟~

不过再怎么生气也会护着弟弟,看到父王生二公子的气就立刻立刻劝解,这样的场景怎么似曾相识呢?

看见父王拿橘子砸向了弟弟,不敢阻止又不忍心去看,索性闭上了眼睛。

待弟弟醒来赶紧使眼色,这护犊心真不是一般的重啊。

被父王砸醒,看到两张提前回来的严肃的脸,立刻站起来向父兄来行礼,下一秒却丝毫没有一点紧张和不安,甚至还带上一丝笑容。可见二公子确实是被宠着长大的。完全知道自己并没有犯很大的错,父亲和兄长虽然表情严肃却并不会生很大的气,只有从小被爱浸泡着长大的孩子,才会对父兄的爱如此信赖毫不怀疑。

不过也来源于对作业完成的自信。在完整的分析了情势之后,老王爷的脸色明显好看了很多,甚至兄长也连连点头。不过作为一个严厉的父亲,老王爷照例是一句夸奖也没有,转脸继续和世子讨论事情去了。

被父亲看了一眼之后仍旧有点心虚的二公子。

在父王和兄长面前永远是低眉敛目的乖巧模样。二公子在外面打架,面对禁军统领荀飞盏气势丝毫不弱。可是回到家里,不管什么时候被父兄教训,二公子脸上永远看不到叛逆和不忿,只有恭敬和尊重。

世子知道不安分的弟弟背着自己私自调查,气得摔了勺子,平旌明显被吓得抖了一下,可惜截不了动图。兄长教训,并不直视而是避开目光低头受教,礼仪老师对于传统礼仪分寸的拿捏真是精准。偷懒睡觉不是大事当然不用害怕,可是私自调查确实踩在红线边缘了,平旌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行为失当之处。所以此时大哥是真的生气,也确实吓到了平旌。

忧心的兄长和自信的弟弟。二公子穿黑色这一身真好看。

看到段桐舟摔落山崖立刻就想要下去找寻的二公子,刚后退了一部就被哥哥拉住。一字未说,可心中所想被哥哥知道的一清二楚,只有兄弟之间才会有这样的默契吧。

回家疗伤的平旌疼的刚抽了一口冷气,大哥立刻担心的凑上来。想必从小养尊处优的二公子也没有受过什么伤,大哥的担忧和心疼全写在脸上。

反过来懂事的弟弟立刻安抚大哥,不愿使兄长为自己担心。

兄长离开,照例要行礼的弟弟还没起身就被大哥按下去了,大哥是真心疼这弟弟啊。

面对父王的怒火,急着为哥哥开脱的二公子,大概完全没想到父王会这样偏向大哥吧哈哈。其实这一次的事件,是经过大哥默许的,所以大哥才会一脸的内疚和自责。

老王爷脸上再严厉,心里也是极为疼爱这个小儿子的,训责完了立刻就关心二公子的伤势情况。可是军旅出身之人手上没有轻重,一通乱摸却触到了二公子的伤处。我们平旌疼的脸色都变了哈哈。这里真是要把人笑死了。

父王走后,大哥赶紧安抚弟弟,脸上满是关心和心疼。大概还有自责和极度的内疚吧。二公子很明白这一点,父王的关心多于严厉,再怎么生气也只是一时之气,罚跪小祠堂看上去也是经常的事情,可是经过大哥默许的行动差一点就要了自己的命,这种后怕和隐忧,怕是很久都不能从大哥心中消退。这些,平旌都懂。

一脸无精打采被拉来见客的二公子耷拉着脸,被旁边的世子看到立刻提醒这不是待客的礼数。二公子真是无意朝堂啊,代行太子事是多重要的事情,在二公子眼里,大概只有麻烦和无聊吧。

补一张无关截图,连冬青都知道二公子的七寸在哪里。

宫宴上失手杀了惠王的二公子,心中很是明白自己是被人算计了,可是面对大哥时,为什么还是一脸的自责和不安呢?虽不是故意杀人,被人算计也实在是预料之外的事情。可是毕竟是自己轻敌大意,给父兄惹了麻烦。二公子绝不是没心没肺的小孩子,责任和担当让他生出了些许内疚。

老王爷嘴上不说,内心也是极爱小儿子的,半夜也拿着灯考虑对策分析情势。

朝堂上拿不出丝毫证据也说不出推测,却公然说出了“平旌说她是蓄意谋杀,她一定是”这种极偏袒的话。长林王的强势和倨傲表现的丝毫不差。

老父即将出征,世子内心的担忧都转化为不死心的劝说,可是老王爷却故作轻松的告诉长子,换了别人我不放心。长林王府家的摸脸杀还真是有起源的啊。

一有心事就躲在林奚这里的二公子,毫不掩饰自己的内疚和担忧。

即将出征的老王爷显然不太放心小儿子,拍了拍肩膀,提一提二公子的精气神。也提点了小儿子在家修身养性,照顾家里和大嫂。

经了事的二公子眼神已经开始有变化,一脸认真。

长林府二公子终于要开始成长了,可是不知怎么的,却又不希望他成长的太快。如果二公子永远都是那个无忧无虑,父兄庇佑的少年,该有多好。

【下周继续更新

-----------------------------------------------------第1-12集的分割线----------------------------------------------------------

其实我们从未见过林殊。 我们看到的,一直都是境遇大变城府极深的梅长苏。那个金陵城中最明亮的少年,只是活在霓凰心里,景琰嘴上,和太奶奶的惦记中。作为观众的我们,只能慢慢从闪回片段中慢慢想象,用脑补去勾画一个模糊的形象。而萧平旌帮我们具象化了这个少年。 父亲是身份尊贵的长林王,叔叔是当朝皇帝,兄长是面面俱到的长林世子,大嫂是蒙大统领的侄孙女,还有个天天念叨平旌哥哥的堂弟是太子,学艺是在人人钦羡的琅琊阁。这样备受宠爱的长林二公子,和当年的小殊,是不是有点像?父兄庇佑,远离朝堂,既享受着亲人的关爱,也不用忧心朝堂的繁复,在这样环境下长大的二公子,想不明亮都难。 第一集中与许久未见的大哥重逢,欢快跑向琅琊阁,尽显少年的天真和单纯。

差点把大哥掀翻的一个熊抱。

可是下一个镜头就是被兄长教训要他回金陵,此时低着头扁着嘴的二公子,真像个乖巧的弟弟。

虽身处乡野,却丝毫不错礼节,世家公子的教养和气派全然不受环境所限。

判断大哥出事,快马加鞭赶到,在外面看到血迹和伤员的二公子,几乎是冲进了房间。可是一进来看见父亲,仍然不忘行礼,这样刻在骨子里的教养,正对应了世家公子的身份。

慌乱焦急担心忧虑,全写在了脸上。而庭生老王爷,冷静镇定毫不慌乱。这样的反差,只能是来自多年的阅历和成熟的心境。

明明推理无误正确判断,却被父王一句“你回来又有什么用”顶的说不出话,回头时脸上还带着委屈,与身前一脸严厉的老王爷对应,真让人好笑又心疼。

得知了自己身世的哥哥,虚弱的躺在榻上,对老父坦然交心,娓娓的讲述自己的心境变化,安然平静的眸子里却落下眼泪。这一滴泪,可曾流进你的心里?我并未对黄教主有多高的期待,可这一滴泪,实实在在的烫到我了。

听到父兄谈话没有进来,躲在门口偷看的二公子,真是可爱到了极点。

听到更偏心大哥时一脸不忿,情绪全在脸上毫不遮掩,这样单纯的弟弟谁能不爱呢

再怎么不高兴也不会忘记行礼,这教养真是刻在了骨子里。

一句话说错老爹就拎着棍子站起来,把我们平旌弟弟吓得脸色都变了。

顽皮的平旌故意触到父王的逆鳞,然后立刻就跑。从这个晃到模糊的身影里,我感受到了二公子强烈的求生欲。

一脸笑意劝说父亲的大哥,悄无声息的把锅推给了远在琅琊阁的蔺晨。笑意盈盈,眼里尽是对幼弟的纵容和溺爱。

二公子逻辑缜密果断决然的处理完了大同府的案子,回到金陵城,从叱咤风云指点乾坤的长林二公子,又回到了长林王府的食物链最低端。 阳光倾洒,现世安稳,长林王府内一派祥和与安宁。此时的世子和世子妃,映着背景里的温暖和煦的阳光,真真是一对神仙眷侣。

可此时的二公子,正在父王房中挨骂。明明差事办得干净漂亮,却一句夸奖没得到,反而跪着听父王教训。这长林王府的家教还真是严呐。后面有个镜头很细致,平旌站起来的时候有点撑不住,扶着大哥才站了起来,估计是跪了很久腿僵了。

长在琅琊阁跟着蔺晨长大的平旌,不受拘束,飞扬跳脱,在外面办事有张有弛,公子款儿该拿就拿。刀胁张府尹,威吓段桐舟,毫不手软,身负绝世武功,家世尊贵显赫,一堆人骄他纵他,可是他一点都不跋扈。回到家里,说错了话立刻就认错,听父王斥责,听兄长讲理。

听哥哥慢条斯理的分析事情,讲明道理,避开了哥哥的目光,弟弟脸上没有一丝不忿和叛逆。安静的听,慢慢的想,分清楚是非,明白是自己错了就认。这样的严厉又耐心的父兄,当然该教养出一个懂礼知分寸的二公子。

后面知道了大嫂无法生育的真相,悲愤交加的兄长站立不稳,旁边的弟弟脸上满是关切和担忧。

来说说哥哥。黄教主在此戏中的演技无障碍回到大汉天子水平。在家里温和恭顺的哥哥,对父恭敬,对妻爱重,对弟宠溺。反过来当触及到家人底线的时候,萧平章丝毫不退让。皇后面前无一丝弱态,言语强硬表明底线。

前一秒还在跟父王讨论年下事务处理的哥哥,转眼就恢复长林世子的气派。面对礼部尚书,眼神凌厉,语言压迫,字字挑明关系厉害,皇室气质的尊贵和逼人尽显。

这一张和两兄弟无关,不过太美了忍不住截图。

给弟弟整理衣领的哥哥

在街上打了人心里不踏实的弟弟,脸上写着“快问我发生了什么事,快问我啊”,最终还是主动跟哥哥坦白,也说出了心里的不快。

在商量墨淄候杀人事件的两兄弟。

吃了一嘴狗粮的弟弟。

多出去继续偷看

亲生系列

被吓得花容失色的弟弟。其实前面还有个镜头很有细节。父王摔东西发脾气的时候镜头转向两兄弟,弟弟是明显吓得身子抖了一下的,而哥哥则不动声色,沉稳得多。

知道了大哥不是亲生,周管家为了自己不告诉大嫂妆盒的秘密,一时间几乎反应不过来。

随着弟弟无法接受现实,跑了出去,12集结束。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所有影片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
Copyright © 2020 乐享网 www.228dy.com